左而泰诗歌15首

三五知识网 17 0

  ●最初的目光

  原野上,嫩草己悄悄探出头顶

  白羊便用湿润的嘴唇亲吻了它

  鲢鱼从清水池间露出它们的嘴

  温润的空气便也迎候了它,而我

  若能偷偷望见世界之外的

  那世界之外的会不会照耀 窥视

  或抚慰我?如同我的出生

  而此生,会不会早己

  在我们放射出最初目光的那一刻

  即已迅疾抹去印记并把过去遗忘

  2008

  ●我们失却的灵魂

  看不见的

  是我们失却的灵魂,仿佛羽翼凋落,

  于是我们成为无翅膀的生物

  再不能以自己的双翼

  牵引,带领我们上升的愿望

  到辽阔原野去见证炊烟薄雾绿叶

  和丛丛竞相开放的花朵

  玫瑰的原野瘦落的村庄

  它们的愿望多么强烈

  在我们还没来到的世界

  它们早已盛装赶赴生命的一场盛宴

  我们甜蜜欢饮的只是它们遗落的

  殘羹冷汁。看,我们饮得多么欢畅!

  2012

  ●行者

  人的行程始终如一条辗转的曲线,

  但并非清晰,一道道印痕

  虽曾经被刻下,它扩散如烟雾弥漫,

  并不把何物留给我们。我们

  是死去的活物,只知呼吸,而不像

  行者拿他的生命作画,一幅美丽的

  图景因他的疼痛和选择变得清晰。

  眼泪也曾流下,并不被看到。

  急行的村庄被车马驱驰的道路,

  慌乱纵横,跨过彩虹的桥,看不见

  行者的身影,看不见,连云连雾霭,

  它们躲避惊吓,翻身下马云端,

  不知是否有个更高的实体指引或欺瞒,

  谁也看不见,行者或曾因在人群的

  大军掉过头来以窥见一张脸或一条尾巴。

  世界有如一张白纸,行者画像,

  人们无从思索也无从看见

  一个注目关照者曾向他投来一瞥,

  目光如炬,他们因只感受那怯懦,

  而无从知晓,他们并不感激,他们

  把苏格拉底推向绞架,如今

  他们依然这么做。血是并不具有记忆

  的东西。而行者也乐此不疲。他牺牲。

  而谁是那个为这整个世界忧虑的人,

  他思想的步履从来不见印痕,更

  不见追随者的身影。往来赶路诸君

  顾影自怜的人们只躲在自己荒僻的

  山坳崖口,真实的世界却被驱赶

  如孤独的野兽,谁能看见

  这整个世界的面容?只有孤独的行者。

  2012年

  ●悟空

  世界之内发现生命的秘密,

  世界之外发现存在的证明,

  我在五百年前醒来,没有师傅

  没有八戒也没有亲爱的沙师弟,

  没有金箍棒没有旅途的妖魔

  也没有我脚踩的筋斗云,

  五百年来我已活得太久

  总感生命渺渺,流水荡荡,

  从石头里蹦出来的我知道

  谁是母亲。五百年来

  我已寻找太久,真理

  寻到一个箩筐却不见

  几粒豆子,几颗星星,

  我曾在五指山下坟墓里常住,

  也曾在清晨的湿雾里安睡

  在我的熟梦里长游天庭

  只是甚好,我终于能沉得住气

  从石头里蹦出来的我

  知道谁是母亲。

  我没有放弃,我必担负使命

  我从天地与茫茫大自然取得真经!

  ●我灵魂亲近的朋友

  ——送东荡子

  露水已然滑落,在南方

  蓝色明亮夜空中,季节

  还未步入丰硕的秋天,

  花朵也还未遇见她成熟的果实

  我灵魂亲近的朋友,就要

  独自牵着他的马匹步入

  永恒的寂夜,就像此刻 也许

  还能感受到的他曾深爱着的世界

  从此不再有声响

  我们却不知他又在何处开始

  挥舞剑柄,正像一位

  永在祛除黑暗的勇士。我们

  曾因拥有他而拥有了多少

  喜悦欢乐温暖和骄傲,

  我们的世界也曾因拥有他

  而拥有了多少光明希望和荣耀

  他已在这个世界吐尽他的芬芳

  “他需要的现在已不需要”

  我的灵魂亲近的朋友啊

  你已与火焰化为一体

  闪烁的火光,你的温暖面庞

  世界永久的光明,请不要再躲藏

  2013.10.15

  ●呼吸

  那棵树的微徼颤动改变着我们

  阳光和那琐碎的银子

  直起身子的,我们向上的欲望

  它露出了它的头

  但高不攀的山崖轻易间击垮了我们,

  而我们是涌动的流水,曲折河道,

  大树和盛装的灌木掩映河道两岸,

  我们轻易就改变了航向

  也轻易就忘记曾经的热情

  和无所畏惧,心中的爱

  那束缚我们而停留于宇宙中心的力,

  也让我们从出生就一步不得离开

  但我们哪怕动一动手指,哪怕呼吸

  也会如此轻易就将宇宙改变

  2008

  ●湖之光

  不仅是月光星宿的辉明,不仅灯光烛火,

  汽车的尾光,人影攒动静的流水

  都有着最深幽的视界。湖面除了两只

  泊船别无他物,除了镜子别无他物,

  所有的光在暗淡,在汇集,明亮的水纹

  迎和着新来的一阵晚风。呼吸

  突然变得急促,某种不为人知的

  喧哗在深深的湖水之下,又仿佛林中的歌,

  镜中的世界似在自由的发生碰撞融和,

  比我们所见的更易变化,我们的世界

  都融在湖水里吗?绝妙的模仿我们见到

  另一个无限清晰的世界,那么它们不是因

  丧失自体置身一池的湖水溶而为一了吗?

  2010.

  ●死亡之冠

  大风吹刮海洋呈一纸片的轻柔

  生命如蝼蚁坍踏在巨人脚下

  从不停留刮过所有生者的风

  带着它无比巨大的衣袖遮天避日

  而死亡之冠就在不远的前方

  谁越快的迎着乌云朝她奔去

  谁就会被一个无限的声音加冕

  那是无头女王曾经佩戴过的

  如今再无人可以戴着它回来

  生命大河里的幽暗之火,我们

  都会爱她,我们又都会被加冕

  永远的诱惑,死亡之冠!

  2010

  ●五月十二日

  我看见灵魂都驾着翅膀闪过天空

  那些我所熟悉的面容,亲切如母亲

  美丽如我的爱人,淘气如我亲爱的伙伴

  五月十二日 什么也没发生

  五月十二日 我只看见灵魂集体出发飞向天空

  我看见灵魂都欢快的扑扇着翅膀飞升

  越飞越高高过了天际高过了星空

  亲切如我的老师美丽如我所见过的花朵

  我挚爱我的亲人,他们并没有离去

  五月十二日 天空只洒了微微细雨

  五月十二日 雨过之后

  我们会看见他们都会回来 和我们在一起

  ●对于生的怀念

  在熄灭了对于生的怀念

  在无尽的寂灭中,我们感到一种痛

  比死亡更陌生比空虚更沉重

  疼痛折磨我也唤醒我

  让我回忆起过去的我的生 一幕一幕

  犹如士兵在怀念战火

  而鸟之于怀念它的歌唱

  在幽寂的夜重又燃起对于生的渴望

  对于死亡对于荣誉

  而我们明知那将是战火,甚至屈辱低头

  在黎明为我们所怀念的,在黄昏

  必将为我们所遗忘的,它们何其相似

  我们失去精神

  在我们失去了我们的日子以后

  时间会凿开另一扇门

  我必不会空洞如幽灵,对世间

  一无所见

  一无所感

  在火焰都熄灭以后必将有梦存于光明

  也永存于黑夜,为我所得

  2008.05.08

  ●我的生之由来

  我的生之由来必属于某人某生命的胜利

  是他赢得了胜利战胜死神

  我们一生的由来必是这位战斗的获胜者

  所得之福,他曾为我们的生与死神拼命

  在奥哈玛山谷,他一定挥舞长剑

  贝奥武甫的剑,他必为了他的子孙死去

  饮尽最后一腔热血,最后的夕阳

  而这,也是为何我们不能见到他的缘故

  2008.05.08

  ●那时我们共有

  那时我们共有一个故乡,共同的

  大地母腹中,你没有分出你,我

  也没有我,一体相连的血液,甚至

  还没有天空没有海,没有河流。

  时光是何时开启的——一次思虑

  一次爱的行动,她要塑造那美的宇宙

  同时有万丈光芒,我们就在那里出生

  仿佛跨过门槛就行了万里,过了万世

  我们来到生身之地,河流森林与群羊

  还有画眉,多嘴的麻雀,静默的山石

  水土,我们辨识时光把她当作母亲的

  发辫,同时在那金色河中畅游,它们

  安全,一点也没有触迫我们。

  仁慈之父,不会把我们的爱割断

  在童年,除了生之父母,也还有我们

  共有之母化作母亲的形象,甜美乳汁

  把我们喂养,母亲同时也是祭祀牺牲

  仿佛失却了她自我的形体,视我们的

  作她的身体。还有父兄,姐妹,还有

  等待我们的朋友,原野清流,悠悠暖风

  我们原本从一处之来,一先一后

  最先来的:奎师那、阿巴拉,智慧的

  荷马,维亚萨,他们把我们等待

  我们也等待那后来的,留下诗歌,旋律

  生的气息与血脉,葆有上升的意愿

  那超绝者亦成独一的在外者,到了最高

  也潜入最深,聆听共有之语。与她对话

  与她戏嬉,同时感动于愉悦和美,永恒

  也在这光与力的画面中伸展。宇宙,一个

  巨大的艺术品,共有之所。我们失却它

  便失去安身之所,我们不会失却它。

  因母亲用她的骨血用汁液把我们滋养

  我们就同时是这元素所造,没有其他

  可创造,没有其他可吃可喝,宇宙中

  早已为我们所造好,没有其他可看可令

  我们欢乐,看海看夜宇宙之涯星群闪过

  ●光明的节日

  我并无向雨水低头,向这一纸的痛苦

  即使它们来了,作为理智的主人,我欢迎

  我并无向雨水低头,这羽毛般一纸的痛苦

  这哪能代表我,代表我的并不确定的

  我的前半生,蒙昧的快乐,我的后半生

  那已可预知的清醒时的痛苦。美好的日子

  我欢迎你来,像过去的老朋友一样

  晦暗的日子我依然诚挈欢迎,即然

  该来的无从躲避,即然这是属于我的一树桃子

  这鲜美的果肉和这惹人厌烦的烂虫子

  就该一并接受。我并末向雨水低头

  这纸上的痛苦若能代表,那就好

  我当它是美好的礼品,晦暗的曰子

  如今于我早已等同于光明的节日!

  ●它看见陌生的取水女人

  它们是晚间露水,晨雾、暗夜灯火和月光

  它们会是我吗,黎明了月光也不肯散去

  我明明感到一颗灵魂栖息在土地抽芽的

  种子,这会是我吗?可我的身体已忘记

  萌发翠绿,如何留下痕迹并认清它们,

  也认清我自己。就像小时候我们

  曾在一棵树上刻下的标记。流水的波纹

  和浪花,它们是我吗?时间将它们带走了

  也带走我,而我已不会是流水或时光

  或风中之尘。会是我吗?

  我因停泊于沙漠而成为沙漠,正寻找一滴水

  在它梦中马群正穿过平原和绿色小村

  它看见陌生的取水女人背上的婴儿那就是我

  2006.11

  ●命运会把你带到我身边

  我曾经是你光滑的肌肤上驻留的一小片白云

  音乐划过你的田野,涌动的山丘,河水的欢歌

  如节日里母亲的一次恩宠。我曾经漫步于你的荒野

  寻访野花的深闺,与我的伙伴小花儿,一只狗

  在寂静的山岗野菊丛中留下我们的气味

  我采摘你的果实你的赐与如果我感觉到饿

  如果我感到快乐,母亲召唤时我会深藏在

  你怀中而感到比在家中还要安全。而你

  曾经是我的主宰,我不信仰上帝却信任你

  如今你远在天边如银河的岸滨。如果你

  感到失去就请回到我的梦中,而如果你幸福

  有了新的孩子的笑声就请遗忘。白天我并不想你

  夜晚,我沉睡我遗忘我们之间的距离,也忘记现实

  在梦中,呵不只在梦中,哪怕我身处异国

  我也相信我会回来,命运会把你带到我身边。

  2007.07.22

  简介:

  左而泰,原名阮勇,曾用名丛林,中国四川眉山(原属乐山)仁寿人,诗人。已出版<丛林短诗选>(中英对照)及<丛林世纪诗选>,是习诗才三个月时的作品不成熟,另有少量诗作发表。左而泰诗人的使命是从宇宙间识得人生及万物存在的秘密,活的秘密,聆听万物为万物发出声音(这其实是模仿)也为人类和万物创造精神。左而泰打过工,也经营小公司,2000年提笔,后搁笔三年,创作多在2005年以后,现居成都、深圳。左而泰 邮箱:ryongs@163.com

标签: 和而泰股票

抱歉,评论功能暂时关闭!